AG

当前位置:ag旗舰厅 > AG >

三国时期最令人酸心的人和事情有什么

发布时间:2021/08/31点击量:

臣等正欲物化战,陛下何故先降?赫扬扬,各路铁汉竞登场;甚荒唐,到头来都是为奸贼做嫁衣裳。

“吾不屈老,物化于此地矣!”——赵云

赵云能够说是罗贯中的宠儿了,武艺高强,人品无敌,还长得帅,活得久,直到退场时还给安排了一场谢幕演出。

却说夏侯楙在长安荟萃诸路军马。时有西凉大将韩德,善使开山大斧,有万夫不当之勇,引西羌诸路兵八万到来;见了夏侯楙,楙重赏之,就遣为前卫。德有四子,皆精通武艺,弓马过人:长子韩瑛,次子韩瑶,三子韩琼,四子韩琪。韩德带四子并西羌兵八万,取路至凤鸣山,正遇蜀兵。两阵对圆。韩德出马,四子列于双方。德严声大骂曰:“逆国之贼,安敢犯吾境界!”赵云大怒,挺枪纵马,单搦韩德交战。长子韩瑛,跃马来迎;战不三相符,被赵云一枪刺物化于马下。次子韩瑶见之,纵马挥刀来战。赵云施逞以前虎威,矍铄精神迎战。瑶抵敌不住。三子韩琼,急挺方天戟骤马前来夹攻。云全然不惧,枪法不乱。四子韩琪,见二兄战云不下,也纵马抡两口日月刀而来,围住赵云。云在中央独战三将。少时,韩琪中枪落马,韩阵中偏将急出救去。云拖枪便走。韩琼按戟,急取弓箭射之,连放三箭,皆被云用枪拨落。琼大怒,仍绰方天戟纵马赶来;却被云一箭射中面门,落马而物化,韩瑶纵马举宝刀便砍赵云。云舍枪于地,闪过宝刀,生擒韩瑶归阵,复纵马取枪杀过阵来。韩德见四子皆丧于赵云之手,肝胆皆裂,先走入阵去。西凉兵素知赵云之名,今见其勇敢如昔,谁敢交锋?赵云马到处,阵阵退步。赵云匹马单枪,去来冲突,如入无人之境。后人有诗赞曰:“忆昔常山赵子龙,年登七十建奇功。独诛四异日冲阵,犹似当阳救主雄。”

能够说是专门拉风了

还有侧面衬托

楙连夜与多将商议曰:“吾久闻赵云之名,不曾见面;今日大哥,铁汉尚在,方信当阳长坂之事。似此无人可敌,如之奈何?”

仿佛他照样那么年轻

赵云被困在垓心,东冲西突,魏兵越厚。时云属下止有千余人,杀到山坡之下,只见夏侯楙在山上指挥三军。赵云投东则看东指,投西则看西指,因此赵云不克突围,乃引兵杀上山来。半山中擂木炮石打将下来,不克上山。赵云从辰时杀至酉时,不得脱走,只得下马少歇,且待月明再战。却才卸甲而坐,月光方出,忽四下火光冲天,鼓声大震,矢石如雨,魏兵杀到,皆叫曰:“赵云早降!”云急上马迎敌。四面军马徐徐逼近,八方弩箭交射甚急,人马皆不克向前。云抬天叹曰:“吾不屈老,物化于此地矣!”

最难堪的情节展现了,之前勇猛无敌的赵云,年轻时七进七出的赵云被困住了。

对于关羽,张飞,吾们能够说倘若;但是对于赵云,异国倘若,他只是老了。

用三国演义中的一首诗最后——

血染征袍透甲红,

当阳谁敢与争锋!

古来冲阵扶危主,

只有常山赵子龙。

铁汉迟暮,最让人酸心。

【相符集贴】老外看三国:关羽之物化-龙腾网

这个老外读到二哥之物化时的心态:

吾坐直了身子,眼睛物化物化的盯住页面,吾最先速读。吴国的将军们抓住了关羽,把他带到孙权的眼前,孙权劝他投诚。但关羽只是强横的回答他,“你这个绿眼顽童,你这个红胡子鼠辈”,吾想到,“啊,在这边关羽要干失踪一切人了,不管他是被捆着照样异国。”吴国的别名将军说倘若开释关羽就会闯大祸。孙权考虑了一会,“你是对的,”孙权说道,并下了处刑的命令。“这不能够!”吾的大脑最先暴走,他们要处物化无敌的关羽了!这群人添首来也伤不了关羽一根手指头,关羽居然要物化在这些人手里! 吾猛地站了首来,把书扔到地上,试都没试地把脚塞进了鞋子,冲进了形式的大雨中。形式是一片黑黢黢的,冷,吾抬首头想看玉蟾,看不见,今晚形式连一颗星星都异国,只有雨。吾想看看天空中有异国什么清明。什么都异国,只有屋里的灯光一闪一闪。这点光怎么能照亮这么大的黑黑!吾最先发抖,吾浑身湿透了,吾必要一支烟。吾取出烟盒,抓住了一根。拿出来时只有该物化的两秒钟,但已经湿了。吾要点燃它,用手遮住打火机,如许风就吹不灭。吾能看见湿漉漉的柏油路面,这是吾看过的最黑的东西了。它像是吾情感里的一片空虚,这栽黑色的流质无处而来,无处可去,也无法洗去。 吾发现吾的想象力都被冲刷清洁了,吾试着思考。思考关羽,思考吾的人生,什么都走,但什么都想不出来,一片空白。以前吾脑子中的奇思妙想,对远大人物的崇敬都湮灭了。这一点都不喜悦,以前三周,吾的想象力都漫散开了,吾想的都是些狂野的史诗般的东西,吾甚至制定总揽世界的计划和解散他们谁人时代的紊乱的手段。 但现在,奇思妙想和成为圣人对吾来说都无关主要了。这个世界上已知的很远大的兵士屈辱的物化在一群挫逼手中了。浏览这个远大须眉的人生通过曾给吾一栽期待:铁汉们的事迹会穿越时空,在历史中永远的回响。他存在于书籍中,存在于电影中,存在于电脑游玩中,但都不主要了。他的事迹逐渐褪色,只让吾感到迷惘。烟已经灭火了,着末还亮着但也没什么益吸的了。吾把烟蒂扔到柏油路面上,听着余烬被浇熄的丝丝声,然后烟蒂被冲走了。这部幼说里有一首诗不息回旋在吾脑海中,吾曾经能想象诗的意象,但现在只能记首词句,想象不出来龙或者凤凰了。 “龙落泥淖遭虾戏,凤入牢笼被雀奚”

三国演义首播时,俺当时还幼没怎么看。到了四年级时,由于看《兴唐传》连环画入坑,接着最先发现这些野须眉打打杀杀的书都是益书,就最先看三国演义,当时俺只清新三分归晋,但不清新二哥怎么物化的,效果这个外国人的情况,俺实在是遭遇了一回……

初中那几年,俺一看到“吕蒙”二字就无端厌倦。

诸葛亮挥泪斩马谡,这一幕令人酸心疾首。不过诸葛亮斩马谡,因为并不像《三国演义》中所说的「打了败仗」……

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这段历史,吾们能够以当代人的眼光,从战术复盘的角度,再来详细分析一下。

一、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战略是什么样的呢?

第一次北伐的进军路线如下:

对照的卫星图如下:

上面斜谷红线是赵云的路线,赵云、邓芝被派去行为疑兵,被曹真堵在山里了。诸葛亮本身走的是左侧红线。从蜀军大本营去西,就已经是魏国的地盘,诸葛亮在刚抵达天水附近的时候,就派马谡去街亭了,为了堵住魏国的援军。

诸葛亮策逆陇西三郡当地人的势力,靠带路党进了陇西。为什么诸葛亮会选择袭击这个地方?因为很浅易,倘若诸葛亮直接从汉中起程,不论是走斜谷、走子午谷,照样走陈仓,都会遇到一个题目,就是被魏国迎头堵在山区,兵力展不开,然后就会打成消耗战。而山区远程转运粮草,消耗极高,光是负责运输粮草的人路上就要吃失踪一大片面。西汉开国,韩信黑度陈仓的案例已经不可复制,因为是韩信当时候,汉水流过整个汉中地区,韩信是靠陈仓水道运粮的,而后来汉中发生了一次地震,这次地震导致汉水断流,变成了迥异流向的两条河流。不光如此,三国还处于幼冰河时期,甚至东汉末年的饥荒、瘟疫,都和这次冰河时期有关。换句话说,三国时期比之前的汉朝几百年都更缺水,陈仓水道水位变浅,诸葛亮基本上不要期看水运了。

而山区作战,很容易打成消耗战,打不了几个月,诸葛亮的粮草就扛不住了,只能退兵,对比之下,诸葛亮北伐的成本很高,而魏国退守的成本很矮,魏国只要拖时间就够了。诸葛亮几次北伐,都在试图解决山区运粮的题目。

倘若选择天水替代汉中行为基地,从街亭沿上图张郃的进军路线逆向进军,只需几十公里就能到达河谷地带,倘若急走军,两三天就能进平原,彻底解决了被堵在山区作废耗战的题目。相逆,魏国的退守成本大大增补,从长安到街亭有 300—400 公里,补给线逆倒比诸葛亮还长。

另一方面,诸葛亮选择袭击天水,固然距离远,但走军路线却是去西,魏国从长安支援,距离比支援斜谷或者子午谷要远得多,另外,从天水向长安报警本身也会延迟时间。

尽管如此,诸葛亮袭击天水,要跋涉几百公里的山路,时间照样很主要。因而诸葛亮第一次北伐要想成功,是竖立在成功策逆了当地势力、有带路党的情况下,赶在魏国支援到来前扫平陇西三郡,然后以陇西三郡为基地,在街亭,甚至街亭更靠东的地方,与魏国援军打一次消耗战,击退魏国第一批援军后,依托地利建城。这个新建的城,就是第二次北伐的起程点,从此处起程,10 天就能够抵达长安城下,且不请求急走军。由于此时已经丢失了荆州,只有掌握了陇西三郡,退守成本很矮,且袭击成本也很矮,回响反映速度快的情况下,才能够实现《隆中对》的「待天下有变」。

在街亭建城后,诸葛亮其实是能够去西进凉州的。蜀国缺马,北方平原作战不能够不靠骑兵,占有雍凉后能够组建骑兵,然后就像董卓或者马超相通,逆过来进军长安。

诸葛亮选择袭击陇西,另一个因为是魏国在此的军原形力比较弱,而魏国之因而在此的军原形力弱,因为也很浅易,从地图上能够看出,诸葛亮从汉中起程,已经是通过山区远程走军后才抵达天水的,补给线远比从汉中到斜谷或者子午谷要长,实际上这已经是兵家大忌,诸葛亮已经相等于终止后勤补给了。由于这点,魏国认为诸葛亮是不太能够袭击陇西的,因而陇西的军力单薄。而诸葛亮之因而敢这么做,是由于他搞地下做事策逆了三郡当地人。「三郡看风而降」,这边的看风而降,其实并不是指魏国在这三郡的军队和官员都投诚了,而是指当地世家大族投诚了。这些人投诚的手段自然不是把城池拱手相送,而是向诸葛亮挑供后勤声援。这也是诸葛亮在三郡投诚后却不克直接带兵去街亭的因为,倘若不把三郡掌握在魏军手里的城池给拔失踪,那么诸葛亮一转身,这些魏军只要在当地大族中搞一次大搏斗,诸葛亮立马就会终止一切补给。因而,诸葛亮必须先扫清魏国在当地的军事力量,然后才能支援街亭。

以上就是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背景和他的战略构想。

二、街亭之战的关键点在哪儿?

实际上,街亭之战只是第一次北伐的一片面,实在地说,答该问第一次北伐的关键点在哪儿。诸葛亮第一次北伐选择现在的是陇西的因为前线已经注释了,主要是为了给后续北伐选择一个离长安所在平原更近,而离从长安起程的魏国支援更远的基地,避免被堵在山区。另一方面,选择一个从汉中起程去西的现在的,意味着魏国的援军也得从长安起程去西支援,相比之下长安比汉中还更靠东面,支援必要的里程更长。不光如此,从陇西去长安报警,必要传递军情的距离也更远;诸葛亮从汉中起程后,在山地走军,泄露新闻的能够性更幼,魏国得到新闻的时间就更晚。而且魏国在陇西的军原形力单薄。

然而弱点在于,固然诸葛亮从汉中起程离陇西比魏国援军从长安起程离陇西更近,但诸葛亮走的是山路,更难走,更绕,而魏国援军走的绝大片面是平原,能够跑得很快。

另外,实际上诸葛亮走超过 300 公里的山路去袭击陇西的时候,后勤补给已经跟不上了,依照蜀国后来几次北伐的外现,每次蜀国只能准备益约 9 个月的粮草,而再考虑到远程转运,实际能声援诸葛亮作战的时间很短。声援诸葛亮走斜谷、陈仓都不足,何况是去西绕道几百公里山路的陇西呢?

诸葛亮为晓畅决这个题目,想出的手段是策逆了陇西当地大族,直接在陇西当地获得补给。然而,这并不是说陇西当地人直接就把粮草送到诸葛亮的部队了。必要诸葛亮进陇西后,竖立一套转运体系,从陇西当地各处汇集粮草,然后转运到作战前线,这已经相等于一个替代性的走政班子了,这个必要时间,还必要防止这套走政体系受到魏国当地驻军的损坏,因而诸葛亮还得松散军队把没投诚的魏军先拔失踪。

而对于魏国来说,只要援军进了陇西,就相等于进了诸葛亮的粮仓,陇西无法在当地处于战乱胁迫的情况下,还不息汇聚粮草供答诸葛亮,诸葛亮就只能退兵,否则就要断粮了。因而,倘若魏国援军进了陇西,实际上诸葛亮这次北伐就战败了,后续也就异国交战的必要了。

因而,第一次北伐的关键在于延迟魏国支援的时间,行使时间差完善对陇西的内心占有和资源整相符。

去西进军是为了拖长魏国支援的距离;派赵云做疑兵是为了延迟魏国收到新闻后作出判定的时间,曹真带着部队跑去斜谷道了,接到新闻自然比在长安更晚,而且被赵云黏住了,那也不是说退就能退的。后来支援陇西的张郃,部队从长安起程,然而张郃本人是从洛阳跑过来的,由于曹真本身被拖在斜谷道了,只能向更远的地方求援。这实际上又延迟了不少时间。

而马谡去街亭堵魏国援军,实际上是延迟魏国援军时间的首先一道防线,守街亭的作用仅占整个延迟计划的一幼片面。这道防线仅在魏国援军来得早,而诸葛亮还没来得及拔失踪陇西当地守军的情况下才会发挥作用,而走到这一步,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实际上已经摇摇欲坠了。

张郃的援军只是前卫,倘若张郃能顺当进入陇西,那这次战役魏国就已经获胜了,倘若不克,那后续还会有更多的援军派来。依照古代的走军速度请求,哪怕只是平常走军,张郃从长安到街亭也只必要 10 天,后续援军必要齐集时间,但也只会比张郃晚个齐集的时间。马谡即使挡住张郃,倘若诸葛亮迟迟不克赶到的话,马谡面对魏国后续援军照样会战败。

而从魏国的角度来看,街亭之战获胜的因为是张郃支援得够快,一方面,判定诸葛亮主攻倾向的速度够快;另一方面,张郃大片面时间是平原走军,且是国走家军,依托一路补给,走军速度快。

因而,街亭之战的关键其实是诸葛亮占有陇西的速度和魏国的支援速度。即使马谡挡住了张郃,也只能给诸葛亮多争夺 10 来天的时间。

三、为什么派马谡去街亭,而不是其他人?

第一次北伐的时候,其实蜀国人才是比较匮乏的,这时候诸葛亮带了哪些人呢?

操纵 App 查看完善内容

现在,该付费内容的完善版仅声援在 App 中查看

??App 内查看诸葛亮挥泪斩马谡,这一幕令人酸心疾首。不过诸葛亮斩马谡,因为并不像《三国演义》中所说的「打了败仗」……

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这段历史,吾们能够以当代人的眼光,从战术复盘的角度,再来详细分析一下。

一、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战略是什么样的呢?

第一次北伐的进军路线如下:

对照的卫星图如下:

上面斜谷红线是赵云的路线,赵云、邓芝被派去行为疑兵,被曹真堵在山里了。诸葛亮本身走的是左侧红线。从蜀军大本营去西,就已经是魏国的地盘,诸葛亮在刚抵达天水附近的时候,就派马谡去街亭了,为了堵住魏国的援军。

诸葛亮策逆陇西三郡当地人的势力,靠带路党进了陇西。为什么诸葛亮会选择袭击这个地方?因为很浅易,倘若诸葛亮直接从汉中起程,不论是走斜谷、走子午谷,照样走陈仓,都会遇到一个题目,就是被魏国迎头堵在山区,兵力展不开,然后就会打成消耗战。而山区远程转运粮草,消耗极高,光是负责运输粮草的人路上就要吃失踪一大片面。西汉开国,韩信黑度陈仓的案例已经不可复制,因为是韩信当时候,汉水流过整个汉中地区,韩信是靠陈仓水道运粮的,而后来汉中发生了一次地震,这次地震导致汉水断流,变成了迥异流向的两条河流。不光如此,三国还处于幼冰河时期,甚至东汉末年的饥荒、瘟疫,都和这次冰河时期有关。换句话说,三国时期比之前的汉朝几百年都更缺水,陈仓水道水位变浅,诸葛亮基本上不要期看水运了。

而山区作战,很容易打成消耗战,打不了几个月,诸葛亮的粮草就扛不住了,只能退兵,对比之下,诸葛亮北伐的成本很高,而魏国退守的成本很矮,魏国只要拖时间就够了。诸葛亮几次北伐,都在试图解决山区运粮的题目。

倘若选择天水替代汉中行为基地,从街亭沿上图张郃的进军路线逆向进军,只需几十公里就能到达河谷地带,倘若急走军,两三天就能进平原,彻底解决了被堵在山区作废耗战的题目。相逆,魏国的退守成本大大增补,从长安到街亭有 300—400 公里,补给线逆倒比诸葛亮还长。

另一方面,诸葛亮选择袭击天水,固然距离远,但走军路线却是去西,魏国从长安支援,距离比支援斜谷或者子午谷要远得多,另外,从天水向长安报警本身也会延迟时间。

尽管如此,诸葛亮袭击天水,要跋涉几百公里的山路,时间照样很主要。因而诸葛亮第一次北伐要想成功,是竖立在成功策逆了当地势力、有带路党的情况下,赶在魏国支援到来前扫平陇西三郡,然后以陇西三郡为基地,在街亭,甚至街亭更靠东的地方,与魏国援军打一次消耗战,击退魏国第一批援军后,依托地利建城。这个新建的城,就是第二次北伐的起程点,从此处起程,10 天就能够抵达长安城下,且不请求急走军。由于此时已经丢失了荆州,只有掌握了陇西三郡,退守成本很矮,且袭击成本也很矮,回响反映速度快的情况下,才能够实现《隆中对》的「待天下有变」。

在街亭建城后,诸葛亮其实是能够去西进凉州的。蜀国缺马,北方平原作战不能够不靠骑兵,占有雍凉后能够组建骑兵,然后就像董卓或者马超相通,逆过来进军长安。

诸葛亮选择袭击陇西,另一个因为是魏国在此的军原形力比较弱,而魏国之因而在此的军原形力弱,因为也很浅易,从地图上能够看出,诸葛亮从汉中起程,已经是通过山区远程走军后才抵达天水的,补给线远比从汉中到斜谷或者子午谷要长,实际上这已经是兵家大忌,诸葛亮已经相等于终止后勤补给了。由于这点,魏国认为诸葛亮是不太能够袭击陇西的,因而陇西的军力单薄。而诸葛亮之因而敢这么做,是由于他搞地下做事策逆了三郡当地人。「三郡看风而降」,这边的看风而降,其实并不是指魏国在这三郡的军队和官员都投诚了,而是指当地世家大族投诚了。这些人投诚的手段自然不是把城池拱手相送,而是向诸葛亮挑供后勤声援。这也是诸葛亮在三郡投诚后却不克直接带兵去街亭的因为,倘若不把三郡掌握在魏军手里的城池给拔失踪,那么诸葛亮一转身,这些魏军只要在当地大族中搞一次大搏斗,诸葛亮立马就会终止一切补给。因而,诸葛亮必须先扫清魏国在当地的军事力量,然后才能支援街亭。

以上就是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背景和他的战略构想。

二、街亭之战的关键点在哪儿?

实际上,街亭之战只是第一次北伐的一片面,实在地说,答该问第一次北伐的关键点在哪儿。诸葛亮第一次北伐选择现在的是陇西的因为前线已经注释了,主要是为了给后续北伐选择一个离长安所在平原更近,而离从长安起程的魏国支援更远的基地,避免被堵在山区。另一方面,选择一个从汉中起程去西的现在的,意味着魏国的援军也得从长安起程去西支援,相比之下长安比汉中还更靠东面,支援必要的里程更长。不光如此,从陇西去长安报警,必要传递军情的距离也更远;诸葛亮从汉中起程后,在山地走军,泄露新闻的能够性更幼,魏国得到新闻的时间就更晚。而且魏国在陇西的军原形力单薄。

然而弱点在于,固然诸葛亮从汉中起程离陇西比魏国援军从长安起程离陇西更近,但诸葛亮走的是山路,更难走,更绕,而魏国援军走的绝大片面是平原,能够跑得很快。

另外,实际上诸葛亮走超过 300 公里的山路去袭击陇西的时候,后勤补给已经跟不上了,依照蜀国后来几次北伐的外现,每次蜀国只能准备益约 9 个月的粮草,而再考虑到远程转运,实际能声援诸葛亮作战的时间很短。声援诸葛亮走斜谷、陈仓都不足,何况是去西绕道几百公里山路的陇西呢?

诸葛亮为晓畅决这个题目,想出的手段是策逆了陇西当地大族,直接在陇西当地获得补给。然而,这并不是说陇西当地人直接就把粮草送到诸葛亮的部队了。必要诸葛亮进陇西后,竖立一套转运体系,从陇西当地各处汇集粮草,然后转运到作战前线,这已经相等于一个替代性的走政班子了,这个必要时间,还必要防止这套走政体系受到魏国当地驻军的损坏,因而诸葛亮还得松散军队把没投诚的魏军先拔失踪。

而对于魏国来说,只要援军进了陇西,就相等于进了诸葛亮的粮仓,陇西无法在当地处于战乱胁迫的情况下,还不息汇聚粮草供答诸葛亮,诸葛亮就只能退兵,否则就要断粮了。因而,倘若魏国援军进了陇西,实际上诸葛亮这次北伐就战败了,后续也就异国交战的必要了。

因而,第一次北伐的关键在于延迟魏国支援的时间,行使时间差完善对陇西的内心占有和资源整相符。

去西进军是为了拖长魏国支援的距离;派赵云做疑兵是为了延迟魏国收到新闻后作出判定的时间,曹真带着部队跑去斜谷道了,接到新闻自然比在长安更晚,而且被赵云黏住了,那也不是说退就能退的。后来支援陇西的张郃,部队从长安起程,然而张郃本人是从洛阳跑过来的,由于曹真本身被拖在斜谷道了,只能向更远的地方求援。这实际上又延迟了不少时间。

而马谡去街亭堵魏国援军,实际上是延迟魏国援军时间的首先一道防线,守街亭的作用仅占整个延迟计划的一幼片面。这道防线仅在魏国援军来得早,而诸葛亮还没来得及拔失踪陇西当地守军的情况下才会发挥作用,而走到这一步,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实际上已经摇摇欲坠了。

张郃的援军只是前卫,倘若张郃能顺当进入陇西,那这次战役魏国就已经获胜了,倘若不克,那后续还会有更多的援军派来。依照古代的走军速度请求,哪怕只是平常走军,张郃从长安到街亭也只必要 10 天,后续援军必要齐集时间,但也只会比张郃晚个齐集的时间。马谡即使挡住张郃,倘若诸葛亮迟迟不克赶到的话,马谡面对魏国后续援军照样会战败。

而从魏国的角度来看,街亭之战获胜的因为是张郃支援得够快,一方面,判定诸葛亮主攻倾向的速度够快;另一方面,张郃大片面时间是平原走军,且是国走家军,依托一路补给,走军速度快。

因而,街亭之战的关键其实是诸葛亮占有陇西的速度和魏国的支援速度。即使马谡挡住了张郃,也只能给诸葛亮多争夺 10 来天的时间。

三、为什么派马谡去街亭,而不是其他人?

第一次北伐的时候,其实蜀国人才是比较匮乏的,这时候诸葛亮带了哪些人呢?